• 2010-09-05

    神奇的3月 - [连接的桥]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ldf9sun-logs/74375476.html

    不好意思我又想写一篇……

    现在毕业了,天天在家,反而想得最多的是3月。那是个神奇的月份,我用很神奇的毅力和聪明(……)完成了以前不敢想的事情。其实那段时间我状态并不好,发烧的症状因为南京的寒冷气候才稍有缓解,整个大寝里只有我一个人,每天抱着热水袋啰啰嗦嗦,每天5点都是被冻醒的,然后颤抖着爬下来打热水,再缩回去。那种痛苦真是想想都要打个冷战。

    一摞手绘的动画分镜头稿子就堆在角落里,我根本没去看。假期里是看过,计划琢磨得也差不多了,甚至写过两个主题,但是因为家里没设备就放下了,等到3月的时候当然一个小节都想不起来。但是我那时候忙着写文。交论文的期限是月底,毕设也是。我一贯容易焦虑,那时候竟然意外的平静。我好像从来没那么有信心过,觉得论文毕设都没放在我眼里,很容易就能搞定的事情,而写文却更重要。南京的晚上本来就冷,我还得熬夜,我居然还更新特别快,一个晚上熬下来能写4000字,我以前的情况,包括现在,一天写2000都累得哭了。当然我一口气写不了这么多,累了就看看电影,轻松了继续写。可能我就是适应这样清冷的环境。但是我并不觉得寂寞。因为那时候在网上很热闹,和现在完全不一样,我还没得上被害妄想症,还是一个纯真的为爱拼搏的小透明写手,晚上热热闹闹的,半夜安安静静的,大纲清清楚楚的。就这样,就这样完结了。我一边听马5一边哭了。

    毕设我用了两天搞定了。是的。我作曲速度很快。抽出两天去蹭课,在搭档的陪护之下用了两天写完4个主题。然后做好。很顺利的一遍过了,没什么大的修改。看着分镜写曲比看着动态要容易得多,也许我假期研究过它们,所以心里还是有底,所以写的东西并不违和。3月23日,文完结了。我这才开始动笔写论文。在月底之前论文也写完了,而且老师还颇为满意。让我自己也自豪的是我写论文一本参考资料都没有看,全靠自己写。速度还比她们抄资料的快。而且之后在同学们纷纷返校之后,我还先后辅导了4个人的论文。因为我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才能专心做事,所以我非常珍惜这个孤独的3月。整个3月我没有走出学校一步,印象里周围都是黑夜。但那却是这两年最舒服的一个月份了。

    我常对人说,在每年的3月和9月如果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回去,那是多幸福的事。

    还有一个话题,我非常想继续写下去。被人看了想多就……想多吧。

    我有时候想,大概我还是挺喜欢第一人称的。以前意识不到,因为原创里这种文大多是玛丽苏。这种情况在看了E伯爵的文章时候有了改变。E伯爵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。我对于自己最为喜欢的作者,能做到的就只有默默旁观。我甚至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继续写作,但是她以前的那些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。我对她的文有太多情结。甚至我学着弹《月光》是因为《天鹅》,我热衷于g小调也是。那时候我就想终究有一天,我也要写一篇“能看”的第一人称的。因为玛丽苏的存在我知道这不算容易。现在它实现了。我反复想过这种手法的真正价值为何,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:用它来爱一个人。因为那么爱他,所以想用自己的口吻,自己的嘴和手,去说出来。这样用到同人里,反而是很合适的。前几天因为文荒,我爬去看仙剑同人,看了很多,结果手底下没感觉了,满脑子都是古风味。我又焦虑了起来,重新看了一遍《大卫诗篇》。偶尔想过,自己想写个文叫《大卫同盟》,哈,虽然连CP都没想好,更不知道应该写啥。但总觉得应该写。孟来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二。每次看《大卫诗篇》的时候,我都觉得能够理解抄袭的人。因为那么令人迷醉的文字,真是想让人狠狠的看,狠狠地记住,恨不得把它变成自己的!这样一种狂暴的爱,我自己都经常有。

   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,也许仅仅是我并不是个好学生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哎呀呀~~~得瑟来得瑟去~~~~过来荡漾一下下~~~~
    檀九余回复半夜涂鸦说:
    哼唧。
    2010-09-07 14:31:14